高三淡圈,全职退圈。
 
 

@醉别西楼 姑娘«兰因»的长评

 
06 May 2018

【喻黄】行过光里

一发真正放松心情的校园paro

无高潮的傻白甜

夹带了太多私货


先修课的数学刚下,蔫嗒嗒的黄少天有气无力地扒拉着几张草稿纸,当看见徐景熙向他走来的时候,突然有了种不好的预感。

“黄少啊,”徐景熙一脸沉痛,“抱歉说好的位置不能换给你了,”他压低了声音,“没想到今天那个谁换到我旁边来了,你就成全一下我吧,何况数学课你不都坐在第一排听了一节课了嘛。”

黄少天向后看了一眼,看见徐景熙暗恋的那个姑娘,秒懂,可是嘴上的声讨当然不能结束:“景熙啊你怎么能这样呢,是学习重要还是暗恋重要?你历史不好我大公无私地把第一排的位置让给你你居然还有意见了?数学不听是不行的,但历...

24 Dec 2017

【喻黄】凝眸知心

并没有什么剧情


夜里一直在下雨,对于冬日,这雨大的有些过分了。

可还是雨,不是雪,哗哗地响着,在如墨的深夜里。

窗外的走廊上亮着盏小小的黄灯,屋内的蜡烛光焰摇摇地映在白色的窗纸上,隔着一道没闩上的门,像是这结冰的天气里仅有的暖意。

一个披着蓑衣的人没有敲门便走了进来,身上还在淅沥沥地滴着水,在地上留下湿淋淋的痕迹。他带着新鲜的血气,在大雨里也没有消磨掉。还有雨的味道,清新地,在这血的味道的混合下也显得诡异了起来。银杏的叶子已经落尽了,腊梅还没有开。空气清新的可怕,没有花香,喻文州似乎闻到了些结冰的清冷的香气,也或许是冰雨又沾了什么吧。他站起身,没有去问来客什么,只是从旁边的桶里拿出...

11 Dec 2017

【喻黄】一碗云吞

无剧情的ooc傻白甜

其实就是想吹一波广东的云吞和帮忙带云吞的室友


黄少天是被钥匙在锁孔里转动的声音弄醒的。

感冒了本来身上就难受的厉害,他在被子里迷迷糊糊地翻了个身,心想再多睡一会儿吧。

然后门口的灯就亮了。

和暖黄色的灯光一起传过来的还有喻文州的声音:“少天?吃点东西吧。”

黄少天的脑袋终于开始转了。睡了一觉烧退了些,但还是低烧。他拿起床头的温水,咕嘟咕嘟灌下去,终于觉得可以说话了,可一开口嗓子还是哑的吓人:“啊队长你们回来了?带什么了让我看看。”嗓子疼到难得的话少。

“云吞。”喻文州把还热着的保温盒放在桌子上,一起放下的还有一个塑料袋,“回来晚了,其他都没得卖了,何...

16 Nov 2017

【喻黄】云横

傻白甜系列第三弹


我我我…我终于写完了!天天生日快乐!



苍茫山脉常年为云雾笼罩,据村民所说,在山脉最深处甚至伸手不见五指。


他们二人本来是接了一个委托,要越过山脉,去大陆的极南端寻找鲛人的珍珠,途中路过苍茫山脉。不想喻文州说他曾经在这里住过几年,黄少天就改了主意,说是一定要去看看。


“你到底在这里呆了几年啊?怎么感觉这路是几百年都没人走了。”黄少天挥剑砍下拦路的荆棘和树枝。


“确实是好久以前的事情了,”喻文州不紧不慢地跟在后面,一直注视着前面的银色身影,手上升起一团蓝色的荧光以穿透越来越浓的雾气,“不过我之前也很少这么走。”...

10 Aug 2017

【喻黄】烟火

一个老梗爱好者又来了

傻白甜系列第二弹

我知道丧尸贝利不在森林里原谅我找不到合适的boss了好吗!反正只是一个龙套


漆黑的森林里,一只金色的六星光牢落下,牢牢地罩住了逃窜的丧尸贝利。一道冰蓝色的剑光由后方袭来,一剑毙命。

黑袍的术士与银甲的剑客相视一笑。

旁边是千恩万谢的猎民,喻文州在提醒了他们两句不要在轻易深入森林后就欲转身离去。一个猎民小姑娘红着脸问:“这几天是我们镇上的烟火节,两位要不要去看看?”

谢绝了猎民们同行的提议后,喻文州回过头看着旁边擦洗着冰雨的剑客:“怎么样?少天想不想一起去看看?”

冰雨归鞘,黄少天脸上冰冷而锐利...

06 Aug 2017

【喻黄】雨后

架空,术士和剑客的故事

傻白甜


喻文州本来不过是想来镇子的店铺上看一看的,没想到下了大雨。

 他在镇子上有家杂货铺,卖的都是很普通的东西,做交换生活必需品之用。人皆说森林里的术士不问世事,却不知他在这里开了一家杂货铺。

天已经黑的厉害了。昏昏沉沉的,大滴大滴的雨砸下来。街上大多数店铺都关门了,喻文州叹了口气,走到门前,打算把木门闸上。

“等等等等!哎你先别关门啊,看着下大雨了我急匆匆的跑到这个镇子上来结果店铺都关门了,真是的有这么做生意的吗?别的不说连客栈都没开难怪那个老板赚不到钱呢。不管你这是家什么店先让我进来避个雨好吗店主大恩大德必有相报之日··...

04 Aug 2017
© 秋兰素华 | Powered by LOFTER